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色Simon的博客

 
 
 

日志

 
 

课程感想:历史观  

2007-06-07 16:03:54|  分类: ESSAY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学期其实是第二次上杨老师的课,在上个学期就选过杨老师开的《二战后影视中的两岸关系》,因此对于杨老师的讲课风格和历史观是比较熟悉和了解的了。经过《影视》课的学习,虽然只是短短一个学期,也只看了一些为数并不是特别多的影视资料,但是确实大大地开拓了自己的眼界,尤其是对于近代历史上那特殊的一段历史、特殊的一个党派和政权,有了与以往历史课所学到的知识所完全不同的新的体验;只是很遗憾的是,杨老师并没有给我们进行更多的讲解,只是通过播放影片来引导我们的思考。因此,这学期继续选了杨老师的课,即《中华民国史专题》,通过杨老师的分专题、分人物的讲解,使我对于这段历史的认识又上到了一个新的台阶。

 

什么是历史?我认为,历史有三种形态,至少在中国历朝历代皆是如此,即:

1.官方修订的历史,曰“正史” ;

2.民间流传的历史,曰“野史” ;

3.实际发生的历史,我们或可成为历史的本来面目,即“本史”。

毫无疑问,关于正史和野史的定义或者内涵都不必赘述。事实上,可能在中国历史上绝大部分时期,主要的对历史的记述就只是这两种,而很少有“本史”这样的说法。而且,正史和野史往往似乎是一对孪生兄弟,必然是在有正史的地方就有野史,二者且是相辅相成的;正史以其官方的权威能够让人信服,而野史以其生动的描述能够使人深入地了解当时当地的情况。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陈寿的《三国志》和罗贯中的《三国演义》了。因此,在很大程度上人们一直满足于这样的一个历史记叙结构,似乎这样的结构已经是完美的了。

况且,人们得到历史知识的途径和能力都是有限的,受到时间、空间、经济水平和文化程度等等限制,因此甚至可能陷入一家之言的迷雾中。另外,在特定时期的特定政权,也必然通过其“官修”的手法来为自己的统治服务,对意识形态的对立面进行无情的打击。这样的话,当然在认识上对历史真实的偏差就更严重了。

 

我自己回想起来,一直到刚刚进入大学的时候,都还同样是满足于这样的一个历史知识结构。可是随着选修历史系的通选课,我慢慢地发现,原来历史并不是只有官方的说法和民间的故事而已;恰恰相反的事,历史还有其本来的一面。而这样的一面,却往往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不能被真实地反映出来。通过这些课程的学习,尤其是对历史系老师研究历史的态度和方法的学习,我旧有的历史观开始发生变化。杨老师的两门课我都选了,也是这样的情况,而且由于杨老师的课涉及的是中国现代史上最敏感的问题,也是我过去在高中课本和课外书籍上都很难找到其本来面目的历史,因此我的收获也就更大。

对于中国近代历史上的国民党、蒋介石、中华民国等问题,历来我们的中学教育甚至高等教育都是批判、不支持或者至少是回避的。这可以说是“正史”上对这些问题的看法,也代表了执政者的意愿。而民间多多少少受到了官方的影响,也以媒体的方式对这些问题作了并不那么真实的反映,因此“野史”也是有问题的。我们可能只知道“国民党反动派”,“独裁者蒋介石”,“贪污腐败的中华民国”这样的根深蒂固的观念。固然,对于中小学生,或者是普通的劳动群众来说,出于各种考虑,如果说必须要形成一种历史观的话,那么选择无条件地追随最高权力的声音,无疑是正确而且独一无二的选择。涉及到整体的局限性,如果是在美国这样的民主国家,情况也许不同。不过,有历史观总比没有历史观要来的好些。

但是,对于接受高等教育的人来说,更不用提从事历史研究的人,不得不力求去探寻真正的历史,也就是要有存疑的精神,探求的精神。要认识真正的历史,就不能盲目相信现存的说法,不能盲目迷信权威,当然也不能屈从于某些权力。要抱定一种信念和决心,努力把隐藏在浩如烟海的历史文献背后的真想找出来。因为,就算假设官方的说法是正确的、符合历史真实的,那么自己最初的怀疑在这样的一个事实面前就不攻自破了,接受现有的正确理念也就更合理;反之,若是证明了现有的说法确实是错误的,那么我们可以把自己的立场更好地坚持下来,有助于我们进一步认识更深层、更真实的历史真相。

当然,就算掌握了历史的真相,我们还要有宽容的心态。只有存疑和探求是不够的,天下没有绝对的真理。多听听不同的声音,了解与自己观点不同的人的想法,即使事实证明对方是错的,也对我们完善自己有帮助。毕竟,因为不可能每个研究历史的人都是亲身经历过他所研究的历史事件的(事实上完全是不可能),所以没有人能保证历史的真实到底是怎样的。这就更需要所有的研究者,尤其是代表不同意见的人,相互协作、讨论,不断修正,以尽可能地接近历史真实。

我想,存疑、探求和宽容的历史观,这就是我上这门课最大的感想。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